Monday, August 07, 2006

狡猾

臭屁同学最近,真是大大的狡猾。

干坏事前,都要贼兮兮的坏笑,证明咱不是不知道这么干不好,而是故意让你急。吃东西,都要吃新鲜上好且花样多的,昨天晚上自己咬过的香瓜,隔了一宿还能记得上面的牙印儿,坚决要换新的。

臭屁病刚好那一阵子,天天从晚8点半睡到早8点半,白天还2个半小时的nap。我和她爹,一度以为老两口生命里的第二个春天又来了。得,这样的状态持续了一个星期之后,她爹于某日早上臭屁睡到9点半还没有醒的迹象以后,开始得意忘形:臭屁,这些天睡得真是多阿。。。妈妈我听见这样的狂妄言论,大惊失色,拉着她爹满屋子找木头敲——可是,很不幸的,由于这木头敲得不够狠,我们的春天静悄悄的结束了。

从上个星期五开始,臭屁晚上拒绝睡觉了,天天极其兴奋、极其精力旺盛的轻易折腾到10点往后。我和她爹,万般无奈的开始了陪睡轮班制,一个人半个小时的陪,到点,换人。在每晚近两个小时的陪睡过程中,我们尝试了诸多陪睡方法。

装死,彻底不行。臭屁会亢奋的冲出房间,奔向光明。
讲故事,彻底不行。臭屁会跟着你一起讲,直到把自己讲得站起来手舞足蹈。
数数,彻底不行。臭屁会在数完后,很清醒,很认真的要求再数,或者是在数到一半的过程中愤怒的发现被耍,要求讲故事。

湘湘,你是不是乖宝宝?
是乖宝宝。
乖宝宝都要好好睡觉觉。
睡觉觉。
那湘湘好好睡觉觉,好不好?
no。

湘湘,你看咩(臭屁对心爱的羊的命名)都睡觉觉了,湘湘要不要和咩一起盖被被睡觉觉?
no。

湘湘,你明天要不要去滑滑梯?
要。
那你现在好好睡觉,睡醒了,妈妈就带你去滑滑梯,还有swing。
no。

——总之,不管你咋说,咱就一个字:no!

被折腾了数天之后,我和她爹达成了共识,这孩子,估计是那根筋不对了,愣是不想睡。好吧,不睡就不睡了,这个,大不了我们轮班陪。

昨晚,她爹先磨刀上阵。数十分钟后,败下阵来。交接班的时候,垂头丧气的说:这家伙,以为我没注意,自己猫腰溜下床。然后顿住,看了一眼我的反应,接着小快步走两步。又顿住,睥睨我一眼,又小快步挪两步,蹭到门口,然后自豪的,尖叫着,大笑着跑出房门。。。。——显然,臭屁对自己能穿越我们牢固的封锁线感到无比的自豪。

我心虚肝儿颤的摸进房,臭屁端坐在床上,笑眯眯的看着我,麻酥酥的叫了一声:妈妈~~~叫完便过来腻在我身上左蹭右揉,乐不可支。我心底暗叫一声:不好!。。。看这家伙的劲头儿,还有的磨阿。

果不其然,折腾了40分钟之后,臭屁还是双目炯炯有神,在黑夜里嗖嗖的发着光。正在我心灰意冷,几欲放弃的当口,臭屁温柔的把正在玩的兔子递给我,然后小声地告诉我:要睡觉觉啦,要睡觉觉啦~~~然后,臭屁轰然倒地,小扑腾了两下,开始打呼噜了。

这个家伙,其实真的是啥都明白,她就是诚心整我们呢。sigh,为baby者,能狡猾成这样,也真是忒不容易了。。。。

2 comments:

yaoma said...

呵呵,为baby者,能聪明如臭屁,也忒不容易啊。;)
湘妈湘爸辛苦了!

lanfear said...

人不困你们干吗非让人睡呀。支持臭屁的有个性行为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