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ursday, April 20, 2006

素手

很多人都说女人的手其实和女人的脸一样,漂亮绝对重要。当年陈香梅一张近影贴在华盛顿邮报上,记者给出的评论是:陈香梅人美,手更美。费雯丽,那也是个顶级美女来的。可惜的是手大,去哪里要么是戴手套,要么是双手微微握拳来掩饰这一美中不足。

我远不是那种五官精致,气质优雅的美女。不过,从小就知道爱护自己的手,不轻易剥葡萄皮,怕皮里头的汁水污了指甲;睡觉前总是要仔仔细细的抹上护手霜,仿佛只有这样才能安心入梦。后来大学毕业上班,每个周末跑美手院,清理指甲,热腊护理,完事儿了,还要在指甲上画上粉色小花,刷上透明的亮油。等到亮油彻底干透,整个手就熠熠生辉啦!

再后来,婚了。美国这地界啥都贵,去剪个头发都舍不得,更别提什么美手院了。可是,咱臭美的心还是蠢蠢欲动阿,就一个人偷偷的在家里抹指甲油,每次抹完,整个人心里头都好像一下子敞亮了,美得冒泡泡。

婚了一年半,臭屁哭着喊着来到了人世。长指甲,不敢留了,怕划伤臭屁的小脸;指甲油,不敢涂了,据说这玩意儿有毒——有毒的东西毒害臭美的我就够了,哪里还能够去毒害小臭屁阿。我的手,慢慢的变成了一双素手。手部护理竟也是再没有做过。

某个晦涩的午后,太阳有气没力的在天上挂着。我,在打扫屋子的时候,发现了两瓶早已干了的指甲油,和一瓶过期好久的洗甲水。很多东西好像已经离我十分久远,远到纵是用光速来追,怕也追不回来。我,握着这点东西,开始惆怅。

。。。

周末,三个人一起散步。臭屁走了没两步,就要爸爸牵她的手。左手牵住,右手还努力的向我伸过来:妈妈!示意着要我也一起牵。三个人牵在一起的时候,心里对女儿的依赖,对家人的团结,还是颇感欣慰。

现在的我,只有一双素手。可是我用我的手,给家人精心的准备着食物,给家人打扫着房间,我想,这样的一双手,也没有什么不好看的。

。。。。

DSCN1523

3 comments:

Starsea said...

so sweet!

maya said...

赶紧在素了一辈子的手上涂上hand cream

yaoma said...

最美是素手! 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