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riday, June 16, 2006

悠悠慈父心

我的父亲从军二十余年,所有在军队里的作派习惯都无孔不入的渗透到了日常生活中。我打小吃饭慢,每次吃饭的时候,父亲就在旁边铁青着脸训斥:你这么慢慢吞吞,什么时候才能吃完。在我们部队里,这么吃饭,饭早就没有了!!。。。父亲是海军,玩深海潜水一行,而我,却连基本的游泳都不会。只因为每次父亲企图教我游泳之前,都会生色俱厉的教育一番:游泳就要好好游,不许嬉皮笑脸。在我们部队里,这么游泳,早就被罚了。。。“在我们部队里”是自打我记事以来,父亲口中出现频率最高的一个词。

所以,潜意识当中,我一直在有意的疏远我的父亲。我觉得他凶,不近人情。随着年岁的增长,和父亲的话也越来越少,经常十天半个月都不会和他好好聊几句。

有天天热,臭屁不好好睡觉,嚷嚷着要出crib。她爹心软,把她抱出来和自己睡。半晌,没有动静。我蹑手蹑脚进去,发现两人依偎着睡着了。臭屁的一条胖腿,老实不客气地搭在她爹的肚子上。我猫腰过去,企图拿走,臭屁很愤怒的喊了一声:no!!她爹也朦胧醒来,嘟囔着:不用不用,我这样挺好的。。。

那一刻,我猛然想起,很小的时候,我一定要把腿搭在别人身上才能睡着。母亲觉得这是个坏习惯,不愿意惯我。只有父亲,常年累月的在我入睡之前,躺在我的身边,让我把腿搭在他的身上安心睡去。

后来大了,不好意思把腿搭在父亲的身上了,可每晚入睡之前,还是要央父亲陪伴。每每这时,父亲都端了把凳子,坐在我的房门口,笔挺的坐在那里看着我。那笔直的身板,曾在一个又一个漆黑的夜里,给我无比的安全感。

在后来,结婚生女染病。从母亲口中得知,父亲在知道我生病的瞬间,就寡与母亲交谈,直至数十天后得知我的病情好转才慢慢恢复正常。母亲,曾经那么担心,雷打不动的父亲,会被我的病彻底击垮。

我的父亲爱我,我爱我的父亲。

1 comment:

yoyo said...

Tearing..

记得那年我在国内生病的时候,因为生病婚期一再推延。最后瞒不过了,姐姐才告诉爸妈。平日就寡言的老爸没说话,独自去卧室里呆了10分钟才出来,眼睛红红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