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nday, October 09, 2006

吃了一个中秋

今年的中秋,我们家好像就是吃过来的。

星期五那天是正日子,臭屁爹中午例行公事的给我打电话,我说,今儿个中秋,咱们怎么庆祝阿?她爹说,阿,中秋阿,要不我们出去吃饭吧。我一脚踢过去:出去吃饭那么贵,有这30块钱,可以买好多菜了——sigh,女人啊,结了婚,总是越变越实在了,结婚第一年中秋,人从大洋彼岸给空运玫瑰、月饼;第二年两人出去浪漫小晚餐;得,现在只想着搞点菜回来自家做。

下午睡午觉起来,就琢磨,晚上做点什么好呢?除了昨天剩的笋干红烧肉、麻婆豆腐,以及周末保留节目麻辣小龙虾,没啥特别的东西在家里阿。后来,还是就地取材,炖了白萝卜炖牛腩。牛腩以前没炖过,上网找了半天资料,发现这个汤关键在于把牛肉的血腥味儿去掉。开水洗,下锅烧开后血沫要去干净,先放牛腩炖两个小时,再放萝卜炖两个小时。。。按部就班的做,做出来的汤居然味道很好,很清亮,撒上新鲜的香菜末儿,味道真的很好。加上现炒的蒜蓉青江菜和醋溜脆藕丝,我们的中秋大餐做成啦~~~~菜的卖相不好,就不贴照片了。:P

话说臭屁爹和臭屁,都吃的很欢实,臭屁吃完饭后,还拼命的在水果盘里捞了不少水果来吃。

DSCN6820

吃完,臭屁洗澡准备睡觉的时候,本来阴云密布的天,突然露出一片晴,据称9年以来最大最圆的月亮,臭屁同学也荣幸的看见了。真是一点遗憾都没有:)

第二天,惯例买菜。没想到在超市里买到2.99的游水活虾,回来现煮白灼虾,啧啧,每个虾都又大又肥,剥开虾壳,满满的虾黄,那叫一个味道鲜呀。。。臭屁一口气吃了8、9个,吃的趴她爹身上睡午觉的时候,打出来的嗝儿都是虾味儿的。

Image2

星期六晚上,学做了新得的菜谱:芦笋炒牛柳。以前做芦笋,从来不知道这玩意儿也要削皮。和她爹说,她爹还极其不屑的揶揄:人老美吃芦笋从来不削皮阿???。。没理他,悄悄把菜做好,嘿嘿,她爹立马赞誉之词出来了:我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炒芦笋阿!!。。

星期天,按大牛厨师教的方子蒸蛋羹,蛋比鸡汤比率1:3,蒸了3个蛋,味道非常好,主要是嫩,香。我不敢按方子上说的大火8分钟,怕太老。大火开了转中火的时候,隔一分钟就看一下。蒸出来后,臭屁一个人居然就给吃了两个,还是自己吃的。我在旁边拿勺子希里呼噜和臭屁抢得不亦乐乎,等她爹反应过来让我们给他留一点的时候,已经没多少了。据说,那个晚上,臭屁爹只吃到了1/4个。。。

这个中秋,我们就这么吃吃喝喝的过去了。没有吃月饼,没有出去玩,但是觉得还是挺开心的。一家人,能快快乐乐的在一起,就是最大的福气。

6 comments:

Starsea said...

such a good eater

lanfear said...

太牛了,崇拜的不行!

maya said...

may i, marry u
or, can you, adopt me?

Nornor said...

我要是在加州, 估计要天天去蹭饭了。

姑姑 said...

口水哗啦啦流个不停的说。哈哈,还好我们家那位要求不高,煎个饼,炒个大白菜,他也能当美味。结果就是……我的厨艺至今仍停留在旧石器时代……唉……

chashaobao said...

湘湘妈做菜的水平真高阿,要好好学习!